2019-07-06
原创Libra——货币新纪元

2010年5月18日,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位程序员在网上悬赏用10000比特币买2张披萨,5月22日,他发布了买到的披萨和他1岁女儿的合照,这被认为是第一笔公开的使用比特币购买实体物品的交易。

然而,由于民众对比特币的价值认知不一致,导致比特币的价格很难趋于稳定。2017年区块链技术泡沫期间,比特币曾经达到过接近20000美元一个币的天价,后来又跌落到3000美元左右,近期又重新爬升到10000美元左右。比特币的价格大幅波动也使得比特币交易市场成为投机者的天堂,这又进一步导致比特币很难取得稳定的价格,更不用说用于日常交易。

也有一种说法是 Libra 只是美元在数字货币世界的代言人而已。那么 Libra 必须在它的一篮子货币中储备大量美元,但这必然会带来世界其他地区对它的抵触,Libra 将很难在美元主导地区以外的区域内流通。

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新经济政策,美元与黄金脱钩,金本位时代落幕。“我有决心使美元一定不会再成为国际投机者手中的人质。”尼克松在他慷慨激昂的演讲中如是说到。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尼克松所说的国际投机者又是谁呢?

欧元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其中最大的危机要属2009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2009年10月20日,希腊政府宣布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规定的3%和60%的上限。这个数据意味着希腊的 GDP 增长要接近9%才能保证财政稳定,从历史数据来看这是不可能的。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总统发表演讲,关闭“黄金窗口”,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世界进入无锚定信用货币时代。

原标题:Libra——货币新纪元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时代到来了。

Libra 使用一篮子货币作为资产储备,这使得 Libra 的价值在出生时就与已经在使用的货币相挂钩,不会出现比特币式的价格波动。Libra 协会声称自己不会制定货币政策,而是沿用篮子所代表的中央银行的政策。这也就意味着这一篮子货币的组成至关重要,篮子中的货币比例即代表了 Libra 的货币政策向哪里倾斜,Libra 必须非常谨慎地选择储备构成,以便被更多的国家所接受。

Libra——货币新纪元

二战结束后,为了防止一战后的竞争性货币贬值再度发生,在美国的主导下,世界建立了新的货币体系,史称“布雷顿森林体系”。1944年7月,44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公园”召开会议并签署协定,其最主要内容为:美元与黄金挂钩,美国承诺以35美元一盎司的价格兑换黄金;其他成员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允许小范围浮动。

尽管欧债危机反映出一些欧元区内部的结构性问题——欧元区并非蒙代尔设想中的“最优货币区”,但是危机期间欧元在国际上表现持续坚挺,也没有依靠宽松的货币政策经济危机将经济危机转嫁并扩大到他国,而是在此期间建立并完善了“欧洲稳定机制”,欧洲一体化向前迈进一大步。

1961年,伟大的经济学家,被称为“欧元之父”的蒙代尔提出“最优货币区”理论,认为当一个区域内的劳动力和商品等生产要素流动性较高时,仅使用单一货币或汇率固定的几种货币是利大于弊的。随后几年,麦金农、凯南、英格拉姆、哈贝乐和弗莱明等经济学家又分别提出衡量最优货币区的不同标准,使理论进一步完善。

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回顾历史,过去50年无疑将是人类货币发展史浓墨重彩的一笔。

区块链——货币的非国家化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国际社会对 Libra 的反应。一旦 Libra 在世界范围内开始流通,那么各国主权货币占有率必然下降,货币政策将会部分失效,全球将趋向一个更统一的货币政策。从欧元区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当国家失去独立货币政策时,需要更多依靠国际援助来应对经济危机。那么,是否需要在整个国际社会建立一套更强大,应用范围更广泛的救助机制?甚至,G20 峰会是否应该有 Libra 协会的一席之地?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2008年11月1日,当美元深陷次贷危机,欧元主权债务危机初现端倪之际,一个自称中本聪的工程师在一个密码学网站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并于2009年1月3日正式启动比特币,比特币在其创世区块上永远地铭记了当天的《泰晤士报》头条——“财政大臣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

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世界进入无锚货币时代。

2019年6月18日,Libra 白皮书发布。

1999年1月1日,欧元在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爱尔兰、奥地利、芬兰、西班牙和葡萄牙11个国家正式投入使用。

早在1957年,比利时、法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和西德就签订了《罗马条约》,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此后,尝试建立“欧洲货币”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过。

Libra 不会缺少使用者,Facebook 的27亿用户和嵌入互联网公司 DNA 里的场景渗透能力将是他们最大的武器。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已经为 Libra 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如果说欧元区的成功是对“最优货币区”理论的探索、验证和进一步完善的话,那么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则为另一位伟大经济学家哈耶克的理论——《货币的非国家化》提供了坚实的科技基础。

监管会是一个挑战,但还不足以阻止 Libra 的脚步。已经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被使用的 Facebook 不会没有遇到过各式各样的监管需求,Libra 也在官网专门拿出一个章节陈述他们“与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对话”的意愿。

可以说,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和发展,使得发行货币的信用成本大大降低,货币发行权将不再被各个中央银行垄断,哈耶克期待的不同货币相互竞争的局面成为了可能。

参考资料

沿着新自由主义的思想,哈耶克设想了一个让不同货币充分竞争的市场,货币发行者为了在竞争中取得优势,会主动限制货币发行量,以保证其货币不贬值。哈耶克认为这将从根本上解决政府信用货币通货膨胀的问题。《货币的非国家化》成书于1976年,然而在随后的30年间,各国的货币政策并未向着他所设想的自由化方向前进,反倒是他反对的欧洲货币却成为了现实。在哈耶克的设想中,私人银行可以充当货币发行者的角色,然而私人银行发行的货币要流通首先需要得到本国央行的认可,而掌握了货币垄断权的央行又怎么可能将这一权利轻易放手呢?

欧元——“最优货币区”理论

虽然比特币最终没能成为“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但是它的出现为数字货币接下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从2010年起,各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包括大名鼎鼎的以太币,立足于跨境支付场景的瑞波币,试验了稳定币机制的 USDT 等。这些项目的发展,不断地推进着数字货币技术在朝着更成熟,更可以被广大普通用户接受的方向演进。

更多精彩洞见,请关注公众号:ThoughtWorks商业洞见

展开全文

最初一段时间,美元似乎可以承担世界货币这个角色,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实如人们预期的那样,带来了一段货币稳定,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然而在50年代和60年代美国分别卷入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庞大的战争开支使美国贸易连年出现逆差,黄金储备大量外流,美国选择以通货膨胀的方式来应对,美元信用水准持续下降。1965年2月,法国总统戴高乐在一次煽动性演讲中宣称,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体系中主导货币的地位已经终结,并将1.5亿美元储备兑换为黄金,欧洲其他国家紧随其后,黄金抢购风潮愈演愈烈。1968年3月底,黄金储备已经彻底崩溃,黄金流出速度为每小时30吨。此后,黄金在一个双轨体系中流动——各国可以以35美元每盎司的价格赎回黄金,同时在公开市场上以40美元或更高的价格卖出黄金,史称“黄金窗口”。

真正值得期待的是 Libra 将如何融入现有世界的货币体系。

“金本位”的没落和美元的崛起

在当今的中国,电子支付已经是事实上的标准,中国城市里的年轻人已经可以在日常生活完全不使用纸币和硬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世界各国都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这意味着数字货币和发币在满足人们日常使用需求上已经没有差别。想象一下,如果美国民众产生对美元的贬值预期,他们可以立刻将手中的美元兑换成 Libra,而不会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在人类历史上,这样大规模、全方位、点对点、肉到肉的货币竞争从未出现过。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启动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被称为“创世区块”,最初的50个比特币问世。

尽管美元一再失信,70年代美国在世界上的经济地位依然不可撼动,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格局已经形成。尼克松总统颁布强硬的新经济政策——对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商品收10%附加税,以逼迫欧洲各国货币对美元升值。时任美国财务部长康纳利甚至对欧洲各国宣称:“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随后几年,美元又数次贬值,欧洲经济一再受到冲击,这也逼迫着欧洲各国加速建立“欧洲货币体系”,以对抗美元霸权。

面对经济危机,传统上的做法是使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但是欧元意味着货币政策并不为某一个国家所有。2010年5月10日,欧盟出台总额7500亿欧元的希腊援助计划,6月7日,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成立,并于2012年演化为“欧洲稳定机制”,欧洲人展示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欧元的决心。与此同时,希腊政府也不断出台新的财政紧缩政策,帮助希腊早日脱困。尽管在2015年危机一度恶化,最终,希腊人还是战胜了经济危机。2018年6月21日,欧元集团19国财政部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就希腊债务危机救助计划最后阶段的实施方案达成了一致。22日凌晨,主管经济事务的欧盟委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宣布:“希腊危机今夜在这里结束。”

Libra 的使命昭示了它的勃勃雄心,而以 Facebook 等互联网巨头为核心的 Libra 协会则让人对它的未来充满想象。

文/ThoughtWorks曲哲 朱雪晴

中国又将如何应对呢?

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2019年6月28日,高盛 CEO 在接受采访时称,高盛正在对加密货币进行大量深入研究。各大互联网巨头,各大商业银行随时可能入场。如哈耶克形容的一个货币自由竞争的时代随时可能到来。

一战导致世界列强间的秩序格局发生根本性改变,原有平衡被打破。德国作为战败国背上巨额债务,国内经济严重衰退,只能依靠始于1921年的连续恶性通货膨胀获取更多外汇以偿还债务;法国紧随其后,法郎从1923年开始不断贬值;1925年,英国曾试图恢复金本位,然而在周边国家货币都竞相贬值的环境下,英国在外汇市场上不断受挫,黄金大量外流,最终于1931年宣布脱离金本位;1933年,美国为了从经济危机中复苏也走上了通货膨胀之路…

为了提振战后经济,通货膨胀似乎是最简单的选择,然而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带来的是贸易伙伴的竞争性货币贬值,这条道路似乎没有尽头,直到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世界战争爆发…

理论的逐渐成熟与共同的外敌帮助欧洲人站在了一起,重启欧洲货币联盟的提议于1978年4月在哥本哈根召开的欧洲峰会被德国总理施密特和法国总理季斯卡接受,一向作为宿敌的德法团结了起来。随后20年,欧洲货币计划越来越清晰。

早在1717年,英国就发行了与黄金挂钩且兑换率固定的纸币。1870年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启后,受到英国经济发展的启发,德国、日本、法国、奥地利等国家相继宣布货币与黄金挂钩,直到1900年美国通过《金本位法案》,成为最后一个加入古典金本位体系的主要国家。可以说,金本位体系良好地支撑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世界经济的发展,世界贸易进入了一个黄金时期。

终于,1999年1月1日欧元正式投入使用,首先以无形货币的形式进入电子支付、银行业等领域。2002年1月1日,欧元纸币和硬币投入使用。